滁州白鹭仿古建材有限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
181-6437-9555
古建材料市场需求旺盛,迎来新的春天

过去30年来,中国一直以发展经济作为绝对的重点,而重新重视历史遗迹的保护可以说是一大转变。在华南,广州市已建立了市区改造听证会制度。在过去,这个城市曾将老居民区整片整片的拆除,用于商业开发,房主们不得不迁至郊区,有时候还要受到房子质量不过关的困扰。而现在,再开发规划只有得到受影响地区70%以上的居民同意才能通过。

在许多情况下,这类保护措施都着眼于吸引游客到历史名胜区观光。比如哈尔滨修复的街区内便有一片包括画廊、咖啡馆和时装店在内的购物区,而济南的老建筑现在成了新餐馆的所在。中国许多建筑珍品都已毁于六、七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或是成为近年来飞速建设和现代化的牺牲品。如今这些重建工作也是社会各界,尤其是学术和建筑界在20多年来为保护已为数不多的建筑艺术瑰宝而多方奔走的结果。

过去20年中一直活跃在历史遗迹保护运动前沿的北京作家、活动家舒乙说,政府的文物保护意识比过去有了很大提高。北京可以说是历史遗迹保护的主战场。作为中国过去900年中多数时候的政治心脏,北京的古建筑为数众多。但作为中国最繁荣的城市之一,北京的人口已逾1,500万,而且还在膨胀。商业化的冲动正威胁着北京的历史文化中心地位。这也使得北京历史遗迹的保护工作受到全国上下关注。

1949年新中国建立结束了长达百年的战乱。当时北京还是一个相当落后的城市,面积约65平方公里,四周还围绕着高大的城墙,城里有7,000余条胡同。这些曾经尘土飞扬的胡同如今已铺砌整齐,每天还有大批着蹬三轮车的小商小贩、骑自行车的路人和出租车来来往往,穿梭于其中。

到如今,在这座古老的城市,已有四分之三的老城区被推平。曾有学者在五十年代建议政府将行政机关布置在老城之外的其他地方,但遭到拒绝。相反,他们将市区中心的老宅院拆除,再以符合现代政府要求的办公楼取而代之。到了六十年代,古城墙再次在当地居民的反对声中被拆毁。但直到八十年代中国开始大力发展经济之后,才开始了大规模拆迁居民区的行动,并导致一批珍贵建筑的损毁,其中包括为了修建金融街而拆毁的500座明代(1368-1644)民居。

但最近,北京迎来了保护历史遗迹的新契机,那便是2008年奥运会。虽然有很多持批评态度的人认为,为奥运会修建新场馆和道路会导致更多老居民区遭到破坏。但恰恰相反的是,为了迎接大批到访游客,北京市将中央政府划拨的部分奥运款项用于修复历史名胜。相关官员称,自获得奥运会主办权以来,北京市和中央政府已经花了5,700万美元对北京进行改造。其中一部分钱用在了维护老城区上。

公共交通是市区改造的一大重点。平安大街曾是北京最具争议的一个项目。此街建于九十年代,有6条车道,整条街横穿老城区,旨在改善北京的汽车交通状况。在道路铺设过程中,有数不清的历史建筑物被拆毁。现在,北京的地铁建设在冻结十几年后又得以恢复,大部分路新线都将穿过老城区的地下。到今年8月奥运会开幕时,北京将开通6条地铁线路,而几年前还只有两条。这减轻了在市中心修建更多高速路的压力。

在筹备奥运会的过程中,北京也对胡同进行了清理和修复。有关部门将电话线路埋进地下,填平路面凹坑,并将那些加剧小巷阻塞的违章建筑物拆除。由于中国人口迅速增加,胡同内的居民人数已经是建国时的4倍。

举例来说,山门胡同曾遍布放煤球的小棚子,沥青路面也因为年久失修而坑洼不平。从去年年底开始,北京市对这条胡同进行了彻底改造,为这里的200多户人家都装了电暖气。煤棚被腾空、拆除,使这条胡同便于行人和自行车通行(对汽车来说还是太窄了一点)。路面铺上了漂亮的铺路石,院墙也被刷成了胡同标准的灰色。

北京2008环境建设指挥部总规划部主管吴可(音)说,胡同是很古老,但也很乱,人们随意乱搭乱建。更新基础设施也有助于保护老城区。北京市环保局的官员说,过去两年中,有30,000户居民已经从烧煤供暖改为天然气供暖,未来两年还将有100,000户进行这项改造。市政官员表示,不会拆除那些已修缮的住宅,因此,理论上老城区的130,000座民居将得到保护。

官员们说,舒乙等人多年来的呼声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舒乙之父、小说家老舍在作品中记录了胡同里的生活,自八十年代以来,舒乙一直力争保护胡同,不让它们消失。

北京也在重建一些四合院,那是这座城市的标志。四合院通常是一个院子,里面有四间房,院子中栽有树木。一部分重建的四合院是给有钱人的,不过许多都是供低收入居民居住。参与重建的工人还使用着以前的一些技术,比如以榫头连接,而不用钉子。

舒乙和其他活动家现在已经发起了一项活动,保护那些官方划定文物保护区之外的单座建筑。迄今,他们已成功说服北京市指定了500座这样的文物保护建筑。北京市还同意了一个在中国历史名人故居张挂铭牌的计划,例如鲁迅的故居就有这样的牌子。

虽然北京的老城区已消失大半,但舒乙仍在尽力争取让它们得到合理的对待。他说,北京越来越像欧洲城市,有一个古老的中心区域,其余部分大多经过了重建。在欧洲,老城通常以教堂为中心,而北京的中心地带是故宫及其北面的几个湖。舒乙说,我与其他国家的人交流时所了解到的一点是,每一个有保护区的城市以前都有过惨痛的教训,只有经历了损失,我们才有动力为保护剩下的东西而不懈努力。


上一篇
微信咨询:
18164379555
13063346869
138340900@qq.com
安徽省滁州市来安县独山乡白露村
我司是专业生产青砖青瓦的古典园林建筑材料厂家,安徽青砖,江苏青砖,安徽古建材料,江苏古建材料,安徽青瓦哪家好,推荐白鹭仿古建材.